丝瓜app视频破解版下载

♂? ,,

,最快更新大千劫主最新章节!

天空忽然传来如惊雷一般的吼声,震得整个客栈都在摇摇晃晃。

伴随着声音,一个伟岸的身影忽然从天空的尽头极速而来,身气势澎湃,不断激荡开来,直令天地变换,风云失色。

几乎在顷刻之间,他已然落在大街之上,双脚一蹬,那大街顿时便裂出一道道细缝。周围的小贩和行人连忙避开,吓得魂不附体。

“怎么来得这么快!”辜雀脸色顿时一变。

掌柜的都快哭了,不禁颤声道:“人家就住城里,当然来得快了!”

辜雀瞳孔一阵紧缩,豁然回头,沉声道:“天眼虎,巨鹿山下,秋水河畔,让她过来。”

天眼虎沉着脸点了点头,顿时化作一道白光,破窗而出,直冲天际。

而这时,那道伟岸的身影已然踏进了客栈,身穿锦袍,腰佩玉环,眉如横剑,目泛寒光,一张脸不怒自威,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上位者的气质。

他环视一周,眉头顿时皱起,冷冷道:“嗯?震儿呢?不是求救吗!人呢!”

周围的人还未说话,辜雀已然干咳了两声,缓缓道:“是说那个壮汉吗?和人打了一架,从被人从那边抓走了。”

美女公主裙置身梦幻庄园

辜雀说完话,又不禁咳嗽了两声,装作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朝右边指去。

那边的窗户已然破开,是天眼虎这厮刚才留下的痕迹,此刻眼前这人武功高强,明显已然超过了生死之境,达到凡人六境之中的轮回,能拖就拖。

这人脸色微变,瞪眼道:“谁这么大胆!竟敢掳走我儿!”

他说着话,正要转头追去,忽然一个颤声传来:“吕老爷!他们说谎!”

辜雀豁然回头,只见掌柜的正站在原地,肥胖的身影不断哆嗦,身下已经是尿了一地。

吕腾云虎目顿时一瞪,豁然朝辜雀望去,眯眼道:“掌柜的,说,事实是什么!”

掌柜的哆嗦着,忽然跪在地上,大哭道:“吕老爷!他们杀了吕少爷!用那什么叫尸毒散的东西,这地上的一滩黑血,就是吕少爷!”

“说什么!”

吕腾云顿时脸色剧变,不禁破口惊吼,那身的气势刹那间激荡开来!

掌柜的连忙磕头,直接把额头都撞破了,大哭道:“吕老爷!不关小人的事啊!小人不会武功,也干预不了,饶命啊!饶命啊!”

“呃啊!”

吕腾云怒吼一声,直接大手一掌拍出,滔滔不绝的元气直接把掌柜撕成了一片血雨。

他轰然趴了下来,看着地上的一滩黑血,不禁老泪纵横,大哭道:“我的儿啊!、怎么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!”

辜雀和溯雪对视一眼,微微退后几步,忽然道:“不过一滩血而已,他说是儿子就信?”

吕腾云豁然站了起来,眼中杀意毕露,咬牙道:“他一个普通的掌柜,怎么可能知道尸毒散这种天下奇毒?他怎么编的出来!”

他喘着粗气,双拳握得指节握得啪啪作响,厉声道:“们撒谎!杀我震儿的凶手,是不是们!”

辜雀咳嗽一声,缓缓摇头道:“老朽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,哪有力气杀人?”

吕腾云一愣,忽然直接转身,指着靠窗口的一个食客,大声道:“!说!是谁杀的他!说不出来,我便杀!”

这人吓了一跳,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落在自己身上,连忙指着道:“就是这个老头!就是他!他用的尸毒散!”

辜雀心中顿时一沉,不禁立刻压着声音对溯雪道:“先走,我来应付!”

溯雪缓缓摇头,轻声道:“应付不了。”

吕腾云气得的浑身颤抖,死死盯着辜雀,咬牙道:“老王八!害我震儿还敢欺瞒于我,我要后悔活在这个世上!”

辜雀冷冷道:“什么狗屁少爷!四十多岁的人了也不害臊!想必是被宠上了天,所以便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。做事嚣张跋扈,我不杀他,早晚也有其他人杀他!”

“好!好!说得好!”

吕震猛喘粗气,右手指着辜雀,怒吼道:“我的儿,也配评价!老东西!受死吧!”

他说着话,浑身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,直接让大地龟裂开来,四周桌椅纷纷炸断。

于是一掌而出,那滔滔不绝的元气就这么朝辜雀汹涌澎湃而来,恐怖的气势几乎令众人站不起身来。

溯雪和辜雀脸色同时一变,溯雪直接划出一个大圆,在刹那间形成一个阴阳太极图,先天道韵横生,激荡在天空。

而与此同时,一盏幽幽古灯已然亮起,与阴阳太极图同时朝掌力而去。

一声惊天巨响传出,元气炸裂,辜雀只觉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袭来,把自己两人轰然推开,重重摔在地上。

但这一掌经过先天道韵的流转之力,被卸去了大半力量,倒没有受什么伤。

这一掌打出,吕腾云似乎也冷静了一些,眼睛不禁朝溯雪看去,皱眉道:“先天道韵?是昆仑圣山玉虚宫的弟子?”

他并没有吕震那般狂妄,心中很清楚七大圣山的分量,若是真的惹到了玉虚宫,那一堆老道士天师杀来,多少个吕家都得灭。

辜雀豁然站起,沉声道:“这天下除了昆仑圣山的玉虚宫,除了《紫虚道经》,还有什么功法能练出先天道韵?”

此话一出,吕腾云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昆仑圣山玉虚宫隔得并不是太远,惹不得!

辜雀缓缓道:“人,是我用尸毒散杀的,大可以冲我来,与她无关。”

溯雪脸色顿时一变,不禁朝辜雀看去,愣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帮我?我不过是一个陌生人,我根本不认识,为什么这么帮我?到底是谁?”

这一连串的问题,辜雀没有选择回答,只是轻声道:“走吧!青柳城不能待了。”

吕腾云听到辜雀这句话,心头的杀意再也无法遏制,厉声道:“好!玉虚宫的人我不敢动,我便杀了这个老王八!”

他说着话,顿时身元气再次暴涨,一掌猛然朝辜雀劈来。

溯雪正要出手,忽然一盏古灯亮起,把她的身影挡住。

她豁然抬眼,眼眶顿时红了,咬牙道:“我一定见过!”

辜雀没有说话,只是死死盯着前方,那滔滔元气扑面而来,几乎已在生死时刻!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自己,而是溯雪……

而就在此时,忽然一个伟岸的身影不知从而出冲出,刹那间跨过数丈距离,一只大手掀起滔天巨浪,把这强大的一掌稳稳挡住。

这人冷冷一笑,轻嘿一声,狂暴的元气喷涌而出,顿时把吕腾云击退数步!

这宽阔的背影,凌乱的长发,恐怖的气势,就这么站在辜雀的面前……这看起来怎么他妈那么熟悉?

吕腾云脸色剧变,看着自己的手掌,不禁惊道:“轮回绝巅!、是谁!”

这人长发乱舞,脸色傲然,大声道:“老子的名号,也是可以问的?”

他说着话,忽然身影如电,刹那间窜出,一掌再次拍出。

只见黑光滔天,四周桌椅轰然炸裂,大地不断龟裂,整个房屋都在摇动,狂暴的元气如春江怒水,源源不断,一路摧枯拉朽,把吕腾云身影掀出客栈。

吕腾云闷哼一声,一口鲜血顿时喷出,死死咬牙,忽然大吼道:“老二!老三!老四!快过来!”

话音如浪,传遍整个青柳城。

这人冷冷道:“嘿!还他妈叫帮手,跟个小孩儿似的!”

他回过头来,冲着辜雀咧嘴一笑,不禁道:“小子!最近过得不怎么样嘛!都老成这样了!”

辜雀顿时脸色大喜,忍不住惊呼出声:“冷缺!竟然是!”

辜雀万万想不到,在这地州边城,万里大峡谷之旁,竟然碰见了神都天牢绝狱的狱友冷缺!

那天神帝把自己拐出来,这厮也跟着溜了,大半年没有消息,原来是来到了这里。

冷缺大笑道:“今天总算是把逃狱的人情还了,这些日子憋得我心头慌,痛快,痛快!”

辜雀眯眼道:“我帮获得自由,救我性命,怎么说也算是患难之交了。”

他看着天空三道伟岸的身影飞来,轻笑道:“既然是朋友,今天这个忙恐怕还要继续帮下去。”

冷缺叹了口气,不禁道:“打这么多算盘不累吗?对了,小子到底是被谁救出去的?既然有高人帮忙,去找高人去,我冷缺这种小杂鱼,就不跟着掺和了。”

他说着话,就要准备离开。

辜雀现在哪能让他走,连忙上去拉住他,压着声音道:“被通缉的滋味不好受吧!帮我地州之忙,我让神族解除通缉。实不相瞒,救我出去之人,正是神帝轩辕阔。”

“噢?”

冷缺顿时看向辜雀,眯眼道:“神帝轩辕阔?难怪能进……”

他刚要说出神都学院四个字,忽然看到辜雀使了个眼神,于是他便看到了辜雀身后的溯雪,虽然不知道原因,他还是一笑。

缓缓道:“看得出没说慌,也罢!老子便再和合作一番!不过四个轮回之境的强者,我怎么打得过?”

辜雀冷冷一笑,却是没有说话,冷缺这厮武功深不可测,如今恢复巅峰,那可是与四方王轩辕旷同等级的轮回绝巅强者,半步脚都踏进了人劫……

打不过也说得这么轻松,老子信才怪。

Tags: